至台經中心首頁 至台經中心英文頁面 至中央大學首頁
 
可使您更快找到您要的資訊
細說台經中心
連結至「國家圖書館」的全國碩博士論文
可同時查詢台經中心的所有資料庫
要上傳您的大作請由此入
此為台經中心研究小組所發表的社論專欄
要租借場地嗎?看這裡
國鼎館地下停車場開放申請
你還不是會員嗎?快來加入我們
相關網站連結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指教
這裡是管理者專用的唷!!
1 2 3
標題: 「罩」得住,要靠公權力
單驥 【教授】【台經中心勞工與人力資源組召集人】
刊載處: 聯合晚報「聯合論壇」  2 0 0 3 年 0 5 月 0 8 日
單 驥

SARS病情的升高,使得市面上的口罩成為搶手貨。從供需失衡或是從各種可能的違法商業行為來看,口罩價錢的上漲已成為一個普遍的現象,爾今, 【我要看全文】
標題: 由宏觀的角度看教改
張明宗 【教授】【台經中心產業經濟組召集人】
刊載處: 經濟日報  2 0 0 3 年 0 2 月 2 3 日
張明宗

教育改革在我國已經推動了好幾年了,最近受到許多方面的抨擊。經過這幾年的摸索,我們是到了應該停下來好好檢討的時候了;尤其應該對於一 【我要看全文】
標題: 荷蘭十七世紀過度國際化的啟示
張明宗 【教授】【台經中心產業經濟組召集人】
刊載處: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2 0 0 3 年 0 1 月 2 5 日
張明宗

「台灣的誕生—福爾摩沙:十七世紀的台灣、荷蘭與東亞」特展自元月二十四日起開始在台北故宮博物院展覽,這個展覽提供一個讓我們審視荷蘭經驗 【我要看全文】
標題: 中國市場真有那麼大嗎?
張明宗 【教授】【台經中心產業經濟組召集人】
刊載處: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2 0 0 3 年 0 1 月 1 8 日
中國市場真有那麼大嗎?
張明宗

據報載,日本論者大前研一在其新書「中華聯邦─二○○五年中國台灣統一」中指出,台灣下次總統大選的重點 【我要看全文】
標題: 正確的國際化之路—兼論英語化的問題
張明宗 【教授】【台經中心產業經濟組召集人】
刊載處: 聯合報民意論壇「別為英語化歧視自己」  2 0 0 3 年 0 1 月 0 8 日
正確的國際化之路—兼論英語化的問題
張明宗

教育部於元月五日表示,決定自今年暑假開始試辦引進外籍英語師資進入公立中小學。據民生報於元月六日的報導,一位台北縣國小的專職英語老師對此憤憤不平;她說她在大學主修英語教育,畢業後又拿到台大和台師大的碩士學位,每月只能拿到四萬多元薪資,憑什麼「遠來的和尚」就可拿六到九萬元。一般來說,對待外國人比較正確的態度是不卑不亢的給予外國人國民待遇即可,過與不及都是不對的。因此,教育部的這個做法是頗值得商榷的。

我國目前對於「英語化」的重視來自於「國際化」的理念。我國為了英語化,不惜訴諸歧視自己的國民;因此,我國已經到了應該對「國際化」加以深入檢討的時點了,以便看看上述的犧牲是否有道理?

明末黃宗羲曾說:「重事功者捨本逐末,捨己從人,身之不守,遑恤其國。」個人認為用這句話來批判目前的國際化,非常的絲絲入扣。本文將指出,近來在我國備受矚目的許多國際化策略,事實上是「捨本逐末、捨己從人」,這些做法包括強調英語化、吸引外國企業與外國人來台灣。

讓我們先比較台灣與其他國家戰後發展的經驗,以便從中瞭解自己的特色、吸取教訓:在戰後五十幾年來,非歐洲文化的發展中國家之中,經濟發展堪稱成功的只有亞洲四小龍。在這四小龍之中的新加坡與香港由於是城邦,且位居重要的轉口樞紐;因此,這兩個地區的經驗比較特殊,對於其他國家的參考價值較小。然而,剩下的台灣與南韓恰好都是英文較糟糕的。

台灣與南韓成功的原因,簡單的說乃是參與國際貿易體系。然而,印度這些西方列強的前殖民地,雖然能操流利英語的大有人在,但他們在基本意識型態上,就不願意與西方進行貿易,因為他們覺得跟西方貿易,會被西方剝削。另外,這些國家通常也強調自主,因此,為了扶植民族工業,也利用進口障礙把外國的競爭力量排除在外。

上面的比較告訴我們:國際化的重點不在於是否有外語能力,比較重要的是:人民是否有願意與外國人分享利潤的開放心態(尤其是當我們力量弱小時,是否願意外國人吃肉,我們啃骨頭)?是否有促使人民與外國人同台競技的開放體制?事實上,我國經濟發展不錯的外銷產業便是得利於肯啃骨頭的開放心態,並因此得以在國際競技場上與其他國家競爭。反之,我國在汽車工業發展比較不理想,乃是以保護民族工業等理由,自絕於國際競技場。

總之,開放是國際化的「本」,英語化是「末」。我們應該務本,本立,道就可以生。

台灣由於沒有外語化的環境,再加上台灣的特殊國際地位,要吸引外國投資與外國觀光客,在很多方面是很難跟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與泰國競爭的。以外語化環境的這個國際化的面向,我們是遠不及東南亞、南亞國家的。

但是,我們在另外一個國際化的面向,卻是其他國家所望塵莫及的:我國走的道路相當於是,既然我們沒有辦法吸引外國人來,那麼我們就去他們的家。我國經濟發展最動人的一個篇章乃是:許多小貿易商提著手提箱,在沒有國家與大企業當靠山之下,甚至在外語也不好的情形下,便願意而且敢遠渡重洋去尋找只有蠅頭小利的外銷機會。

上述分析告訴我們的是:人民有很高的積極進取心是國際化的「本」,英語化只是「末」。

許多人往往從街頭上是否有許多外國企業與外國人,來判斷一個國家是否國際化。這個說法並不正確,因為一個國家為了達成國際化,事實上有兩條途徑可供選擇來:一種是透過資本與人力這些生產要素的國際流動,在這種方式之下,街頭上會有許多外國企業與外國人;另一種則是透過貿易。台灣國際化的程度並不比香港、新加坡遜色;差別只是在於,台灣用不同的方式達成國際化:台灣的特色乃是長於用貿易來達到國際化。

從制度經濟學的角度,貿易可能還是比較高階段的國際化手段;其道理在於:國際投資事實上是對市場機能不完全的一種回應,這是因為一個企業可能無法用買賣的方式來與另一個國家進行交易,才會到該國直接投資。例如,某公司之所以要到一個國家投資,乃是地主國設有進口障礙或者是找不到能力夠且信用可靠的供應商。這可以解釋許多經濟發展程度遠不如台灣的國家,其首都的國際化形象比台灣還強烈。

事實上,貿易可能還是比較有未來性的國際化手段;這是因為市場機能可能在未來會越來越趨向完全化。例如,各國在WTO 的影響之下,進口障礙會越來越低;網際網路的盛行會使交易成本降低。

讓我們回到英語化的問題。上述的分析告訴我們:國際化的道路並不是非跟隨香港、新加坡這些英語化的地區的方式不可;台灣的獨特國際化方式仍是走得通的,甚至是更好的、更具未來性的。因此,為了英語化而歧視自己的英語教師這種「捨己從人」的政策應該是沒有必要的。

(中央大學產業經濟研究所與經濟系教授) 【我要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