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台經中心首頁 至台經中心英文頁面 至中央大學首頁
 
可使您更快找到您要的資訊
細說台經中心
連結至「國家圖書館」的全國碩博士論文
可同時查詢台經中心的所有資料庫
要上傳您的大作請由此入
此為台經中心研究小組所發表的社論專欄
要租借場地嗎?看這裡
國鼎館地下停車場開放申請
你還不是會員嗎?快來加入我們
相關網站連結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指教
這裡是管理者專用的唷!!
1 2 3
標題: 「罩」得住,要靠公權力
單驥 【教授】【台經中心勞工與人力資源組召集人】
刊載處: 聯合晚報「聯合論壇」  2 0 0 3 年 0 5 月 0 8 日
單 驥

SARS病情的升高,使得市面上的口罩成為搶手貨。從供需失衡或是從各種可能的違法商業行為來看,口罩價錢的上漲已成為一個普遍的現象,爾今, 【我要看全文】
標題: 由宏觀的角度看教改
張明宗 【教授】【台經中心產業經濟組召集人】
刊載處: 經濟日報  2 0 0 3 年 0 2 月 2 3 日
張明宗

教育改革在我國已經推動了好幾年了,最近受到許多方面的抨擊。經過這幾年的摸索,我們是到了應該停下來好好檢討的時候了;尤其應該對於一 【我要看全文】
標題: 荷蘭十七世紀過度國際化的啟示
張明宗 【教授】【台經中心產業經濟組召集人】
刊載處: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2 0 0 3 年 0 1 月 2 5 日
張明宗

「台灣的誕生—福爾摩沙:十七世紀的台灣、荷蘭與東亞」特展自元月二十四日起開始在台北故宮博物院展覽,這個展覽提供一個讓我們審視荷蘭經驗的良機。國際化目前是我國重要的施政指導原則;深刻理解、評估荷蘭經驗恰好可以破除我國關於國際化的錯誤觀念。

荷蘭在十七世紀可以說是歐洲的首強,然而後來逐漸為英國取代。個人認為,荷蘭在國際化的策略方面,犯了兩項重要錯誤,使其國力由盛而衰:其一、在拓展對外勢力時,過度迷信壟斷性大企業所帶來的秩序與力量,以致於捨棄原本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優良傳統」:荷蘭政府於一六零二年把零零散散的許多企業合併成東印度公司,使其擁有好望角以東、麥哲倫海峽以西的貿易與航行獨家權利。其二、過度外向:當時荷蘭國內有許多地域壟斷力量,眾多的地域壁壨使荷蘭國內無法形成一個連通的「民族市場」。荷蘭當時著迷於往外侵略,不思掃除這些阻礙國內市場機能的壟斷力量。

我們可以引用法國年鑑學派大師布勞岱爾所提到的幾個面向,來略窺荷蘭在十七世紀的強盛。首先,荷蘭當時擁有的船隊相當於歐洲其他各國船隊的總和。其次,歐洲許多國家(包括法國這樣的大國)的商貿當時幾乎可以說為荷蘭所控制。第三,荷蘭繁榮到資金「淹腳目」:1636年到1637年,阿姆斯特丹著名的鬱金香熱正是游資氾濫以致於使投機狂潮達到鼎沸的最佳證據。
荷蘭政府把許多小企業合併成一個東印度公司的動機之一乃是為了去除競爭所帶來的「亂象」:例如,在此之前,荷蘭人爭相到東方冒險並殺價求售由東方帶回來的胡椒,使歐洲的胡椒價格大跌,背後的金主有破產之虞(跟我們現在常常批評我國中小企業在外國買主來的時候,紛紛降價、自相殘殺一樣。這種批評是因為對於競爭的優越性沒有正確的認識)。整合的另一動機乃是如此方能在軍事上對抗葡萄牙與西班牙。這個考量也使荷蘭把國家的權柄授給東印度公司:給它保有軍隊、建立碉堡、與外國談判條約的權力。
荷蘭東印度公司為了取得壟斷力量可以說無所不用其極,甚至說它壞事作絕也不為過。例如,荷蘭長期壟斷肉豆蔻、八角茴香、桂皮等細香料,其壟斷的辦法都相同:使生產僅限於某個島嶼的彈丸之地,阻止別處種植這類作物(甚至出兵攻佔某一個島嶼,只是為了剷除該島嶼相同的植物)。布勞岱爾說,荷蘭為了壟斷所犯下的眾多暴行使得歷史學家不寒而慄(例如,在爪哇的中國人因受不了壓榨,於一七四零年起義,遭到了殘暴的鎮壓)。
荷蘭人這些暴行跟其傳統美德比起來是相當令人驚訝的。荷蘭在歐洲人稱是君子國:其人民刻苦、勤勞、節儉,其有錢有勢的人也講究韜光養晦、不敢囂張的展現錢與勢。荷蘭人變得殘暴跟東印度公司的成立大有關係;因為在此之前,到東方的荷蘭企業由於大多是中小企業,比較不會隨便訴諸武力掠奪,因此比較會尋求與其交易對手都可以雙贏的安排。
東印度公司不但造孽為世界埋下仇恨的種子,對其股東也沒有帶來利益,例如布勞岱爾指出:「經過對歷年結算的研究,我們極其驚奇的看到,在商業經營最順利的一個世紀—17世紀,所得利潤卻十分微薄。」這個結果不難理解:其一,維護壟斷(包括戰爭)的成本高昂,武力掠奪常常得不償失。其二,股東很難防止散佈在遙遠的東方的許多經營者虧空公司、圖利自己。
十七世紀的荷蘭所犯的另一個大錯誤乃是「捨近求遠」:使盡力氣、企圖征服遙遠的美洲與亞洲,但是幾乎從來沒有想過要把自己國內嚴重的地方壁壨掃除乾淨。荷蘭當時正式的名稱稱為聯合省,乃是由標榜獨立的七個小省所組成。這七個省不但各自認為享有主權,而且下面還分為許多小不點的城市共和國。每個城市均各自徵稅、進行司法裁判,還監視鄰近城市的一舉一動以保衛自己的特權與自治權。這種重重的地域壁壨使得聯合省的稅卡眾多,有數不清的道路通行稅和交不完的入市稅。地域壁壨造成一個很明顯的缺點:無法形成一個民族市場以當作經濟發展的廣大腹地。
總之,荷蘭在十七世紀的錯誤乃是過度強調往外擴張,而且是用霸道的方式,忘了「反求諸己」才是可長可久的政策。
事實上我國目前的想法多多少少含有荷蘭在十七世紀的錯誤想法,讓我們舉一些例子。其一,政府對於金融機構合併的鼓勵反映了政府對於大企業的迷信。其二,政府強調招攬國際觀光客反映了政府對於國際化的迷信。我們不能忘了國際化與賺取利潤只是提高人民福祉的工具,它們並不是目的;個人認為,以觀光而言,我國目前的施政重點應該在於使本國國民自己有良好的生活休閒觀光環境,外國人願不願意來則是其次的問題。

(作者為中央大學產業經濟研究所與經濟系教授)
【我要看全文】
標題: 中國市場真有那麼大嗎?
張明宗 【教授】【台經中心產業經濟組召集人】
刊載處: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2 0 0 3 年 0 1 月 1 8 日
中國市場真有那麼大嗎?
張明宗

據報載,日本論者大前研一在其新書「中華聯邦─二○○五年中國台灣統一」中指出,台灣下次總統大選的重點 【我要看全文】
標題: 正確的國際化之路—兼論英語化的問題
張明宗 【教授】【台經中心產業經濟組召集人】
刊載處: 聯合報民意論壇「別為英語化歧視自己」  2 0 0 3 年 0 1 月 0 8 日
正確的國際化之路—兼論英語化的問題
張明宗

教育部於元月五日表示,決定自今年暑假開始試辦引進外籍英語師資進入公立中小學。據民生報於 【我要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