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台經中心首頁 至台經中心英文頁面 至中央大學首頁
 
可使您更快找到您要的資訊
細說台經中心
連結至「國家圖書館」的全國碩博士論文
可同時查詢台經中心的所有資料庫
要上傳您的大作請由此入
此為台經中心研究小組所發表的社論專欄
要租借場地嗎?看這裡
國鼎館地下停車場開放申請
你還不是會員嗎?快來加入我們
相關網站連結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指教
這裡是管理者專用的唷!!


文摘庫NO.:IEA-2003-0004 Jel代碼:
中間財產業政策-LCR、關稅與補貼
原文作者 吳芝文、周建富
 
原文刊載處 經濟論文(自第461到第485頁) 刊載時間 2001-12
摘錄者 陳怡如 單位
關鍵詞 中間財、獨占性競爭、LCR
原文語文別 中文
備注
文摘內容
為使一國中間財產業得以在國際競爭下生存發展,各國政府往往採用各項保護政策,其中最常見的即為直接要求最終財廠商在生產過程中,必須投入至少一定比率的本地原物料或中間財,此稱為「本地成份要求」(Local Content Requirement, 簡稱LCR)。
對開發中國家而言,LCR的採行可保護特定產業的生存發展、迫使本國廠商的技術升級、促進在本國之外國廠商的技術移轉、保障勞動的就業量以及改善一國的國際收支,特別是當該國採行「進口替代政策」的時期,LCR往往肩負著帶動其產業發展的重責大任。台灣也曾於民國51年開始對進口的電冰箱、冷氣機等九種產品採用LCR管制,希望藉由節省外匯支出、鼓勵自製零件,進而達到促進國內相關產業發展的成果。
全球經濟逐步邁向自由化,各種保護措施也成為許多自由貿易組織討論的焦點,但如GATT與WTO等貿易組織,非但未能將關稅與配額兩大貿易障礙解除,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中,甚至衍生出和LCR相似的「原產地規則」(rule of origin)保護措施,但卻對LCR採取管制的態度。對依賴LCR甚深的開發中國家而言,在不得不棄守LCR管制之時,是否能有其他替代政策來維繫產業發展,著實重要。
本文即是針對LCR管制的政策目的,討論各種保護政策在「管制等價」的基準上進行比較討論,以尋求可能替代LCR的政策。主要就保護中間財的觀點而言,探討LCR是否是一個最適政策?而在受到管制的同時,是否有其他可行的替代方案?
本文建構一包含中間財產業及最終財產業的兩部門均衡模型,探討對本國中間財產業採取不同保護政策所帶來的效果。文中假設本國最終財廠商使用中間財投入生產不可貿易的最終商品,其可選擇的中間投入包括由外國進口的中間財或本地生產的中間財。本地中間財產業為獨占性競爭市場,並假設每一家廠商具有相同的成本結構,且邊際成本為固定常數。此外將國外中間財的種類視為外生給定,而本國中間財的種類則受本地最終商品生產者對其引申需求的大小而內生決定,並假設每一家中間財廠商只生產單一商品。而最終財產業為完全競爭市場,個別最終財廠商的生產函數為CES生產函數。作者討論在「對進口中間財課徵等比率進口關稅」及「對本國中間財等比率補貼」兩種保護政策下,對市場均衡產量、廠商家數的多寡、消費者剩餘變化以及整體社會福利的影響,並分別和LCR作比較。
在「對進口中間財課征等比率進口關稅」的政策下,雖然改變了本國和外國中間財的相對價格,卻不會影響最終財廠商的生產成本,且不管課多高的關稅,最適市場均衡產量皆不會受到影響,始終維持在沒有課稅時的自由貿易水準,因此最適廠商家數不會改變,消費者剩餘也不致受到損失,且因關稅的課徵使政府收入增加,對整體社會福利有提升的效果。但LCR的採行卻使最終財廠商的平均成本隨著要求比率的增加,而出現先遞減後遞增的變化,對應的產量變化則是先遞增後遞減,其總市場均衡產量高於自由貿易水準,也就是高於等比率關稅政策下的市場產量。但兩者對中間財產業保護效果為何,決定於消費者對最終商品的消費支出比。如果LCR的消費支出大於課徵關稅政策之消費支出,則LCR政策對國內中間財產業的扶植效果較強;反之,關稅保護政策較強。作者發現,若初始社會狀態位於價格彈性等於一之處,對進口中間財課徵等比率進口關稅才可能達到和LCR一樣的保護效果。
而「對本國中間財等比率補貼」的施行,同樣會造成本國和外國中間財相對價格的改變,不同的是其會使中間財廠商的家數增加,即中間財產品種類增加,使得最終財廠商選擇種類更多,因而使最終財廠商生產成本降低,且隨著補貼率的增加,廠商的平均成本也隨之下降,不似LCR政策會出現先遞減後遞增的變化。而在相同的LCR條件下,補貼所導致成本下降的幅度,會恆大於LCR管制所帶來的降幅,因此「對本國中間財等比率補貼」可以獲得比LCR政策更大的中間財產業規模、均衡市場產量和較低的市場價格,因此消費者剩餘也會增加。所以在不考慮政府財政負擔之下,若就扶植國內中間財產業的目的而言,利用補貼本國中間財的方式顯然優於LCR。
就「對進口中間財課徵等比率進口關稅」及「對本國中間財等比率補貼」相比較可發現,採行前項政策,並不會改變中間財產業的有效規模,對本國相關產業所形成的保護乃是壓縮進口中間財廠商的有效規模而來;反之,後項政策則會使該國中間財產業的總有效規模擴大,在外國廠商規模外生固定下,本國廠商有更大的生存空間,使產業規模順勢擴大,因而得到保護的效果。
本文發現,LCR、對進口中間財課徵等比率進口關稅以及對本國中間財等比率補貼三種政策,確實皆具保護本國中間財產業發展的效果。但採對本國中間財等比率補貼政策其最終商品均衡產量為最大,因此補貼政策的採行對整體社會福利的提升會最多。雖然「對進口中間財課徵等比率進口關稅」及「對本國中間財等比率補貼」兩政策,都改變了本國和外國中間財的相對價格,但兩者所能達成的保護效果截然不同。簡單地說,「對進口中間財課徵等比率進口關稅」不會影響最終財廠商的生產成本,屬於成本中性的保護;然而「對本國中間財等比率補貼」卻能夠替最終財廠商帶來成本下降的好處,因此在不考慮政府財政的情形下,就保護本國中間財產業的效果而言,「對本國中間財等比率補貼」才是LCR的最佳替代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