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台經中心首頁 至台經中心英文頁面 至中央大學首頁
 
可使您更快找到您要的資訊
細說台經中心
連結至「國家圖書館」的全國碩博士論文
可同時查詢台經中心的所有資料庫
要上傳您的大作請由此入
此為台經中心研究小組所發表的社論專欄
要租借場地嗎?看這裡
國鼎館地下停車場開放申請
你還不是會員嗎?快來加入我們
相關網站連結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指教
這裡是管理者專用的唷!!


文摘庫NO.:IEA-2005-0115 Jel代碼:
前進印度市場之策略
原文作者 陳信宏,陳佳珍
 
原文刊載處 經濟前瞻雙月刊,2005年9月(自第103到第109頁) 刊載時間 2005-9-
摘錄者 王銘正 單位 中央大學經濟系
關鍵詞 印度市場、經濟發展、軟體與研發
原文語文別 中文
備注
文摘內容
高盛“ BRIC Report”將印度、巴西、俄羅斯和中國齊列為從現在到2050年間四大深具發展潛力國家,將可在2040年前,在經濟規模上超越或直逼現有六大先進國家。
印度在1970年代的產業結構中,農業占GDP比重達48%,為最主要產業,但到2003年農業比重已下降為22%,儘管如此,至今,農業仍是印度最大的就業部門,其勞動力約占全部勞動力的65%。工業占GDP比重的變化卻一直不大,僅由1970年的22%成長至2003年的26.8%,大部份工業品已能自給,許多工業品和技術已打入國際市場,現再印度不僅能製造一般的高技術產品,而且也能開始涉足尖端科技領域。另一方面,印度的服務業快速發展,速度高於其他產業,服務業占GDP比重由1970年28%上升至2003年的51%,成長幅度非常快速 (見表二)。
眾所周知,印度的資訊服務與軟體產業在世界上舉足輕重,為第二大軟體出口國,而軟體出口約占印度總出口22%。以IT為核心的高科技在印度的興起和發展,與印度政府政策的引導和以美國為主跨國企業的業務外包密不可分。
印度產業發展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特色是,跨國企業在當地設立研發中心的趨勢,而且這個趨勢也與印度本身在軟體開發的實力有關,包括Deliphi、Eli Lilly、HP和Daimler Chrysler等,目前印度的外商研發據點總數應超過一百家。並有不少跨國企業在印度從事高階的研發,而且有些具有高度自主性,可全程掌控整個研發流程。例如,Adobe在Noida的研發中心開發出適用於手持裝置的Acrobat Reader,而且負責從研擬原始概念到最終生產的整個流程。另外,英特爾在印度Bangalore雇用1,500名研發人員,而在2003年英特爾印度分公司共申請到63項專利權;而TI更超過200件,甚至於TI在印度的研發實驗室還開發出下世代的行動電話晶片。
甚且,印度在研發方面的發展業可能對台灣有所影響。例如,Motorola在2004年3月宣佈,決定關閉台灣、新加坡和香港三地的晶片設計中心,並將原有的業務移轉到中國、印度和澳洲,其中中國的蘇州將以研發微控制器為主,印度則以無線通訊為主。不過,也有台灣業者認為,在半導體設計領域中,印度目前仍是軟體強於晶片設計,而軟體則是以無線通訊領域的韌體程式碼為優勢;而台灣則強於晶片硬體設計,故兩者目前仍屬互補狀態。
將印度與中國相對照可以發現:中國在「硬的」(hard)基礎建設優於印度,據估計,印度的中產階級人口約3億,平均所得以購買力平價(PPP)計算,約在2,000美元到10,000美元之間,所以,印度市場不乏具消費能力的中產階級。然而,印度並非充分整合的市場,區域市場間的區隔相當明顯,這是廠商要進軍印度市場時必須充分體驗的現實。印度的商業活動以新德里為核心,並以孟買、加爾各答、Bangalore、Chennai為四大商業中心,因此以ICT產品而論,前四大城市占全印度個人電腦市場的比重即達43%以上,而前16大城市所占的比重更高達80%。 因此,在考慮貧富不均和地域市場隔離的前提下,新一代具消費能力的族群已經形成,印度的市場潛力仍然不容忽視。但是,目前的經濟結構與經濟政策仍存在一些瓶頸,故優劣勢互見(詳見表3)。
印度的崛起對台灣產業發展的積極意義應在於其亟待開發之市場潛力。就印度經濟發展的特點來看,軟體或廣義的資訊服務(包括資訊軟體開發或維護、企業流程、客服中心等),以及部分領域之研發為印度目前經濟發展最受矚目之處。而印度在軟體與研發方面的優勢,目前和台灣的產業可以形成互補與互利合作的發展。例如,在半導體領域中,印度目前仍是軟體強於晶片設計,而軟體則是以無線通訊領域的韌體程式碼為優勢;而台灣則強於晶片硬體設計,故兩者目前仍屬互補狀態。
台灣與印度在這些方面的交流應掌握幾個關鍵點。第一、積極思考如何結合台灣高科技硬體與印度軟體方面的優勢,為台灣的產業發展開創新的創新價值。第二、台灣在運用印度的優勢時,應採取「技術搜尋」的策略觀點,而非只是傳統所重的技術移轉,使印度在研發與軟體方面的優勢成為台商國際創新網絡中的一個重要環節。第三、跨國企業在運用印度的優勢時,常會採取國際外包的方式,而這種方式相當仰賴資訊通訊網路作為溝通整合的平台,故台商也不能忽略資訊通訊網路在台印雙方互動過程的重要性。第四、台印的經貿合作不必然一定是台灣廠商到當地投資,也有可能透過引進印度高階人力或吸引印度廠商來台設點的方式為之。基本上,印度資訊服務業早期的發展動力是來自於“onsite”服務,大多透過H1-B簽證引進印度的技術性勞工提供臨時性的合約工作,以解決美國本土技術性勞力短缺問題。在1990年以後,“offsite”性質的工作逐漸崛起,重要性開始超越“ onsite”性質的工作。不過,一般而論,技術程度較高的軟體開發為了接近客戶仍然相當仰賴“onsite”性質,而像客服中心之類的一般資訊服務基於成本考量較傾向“offsite”性質。因此,印度一些相當具有代表性的軟體或研發服務業者,也會在美國乃至於中國設立據點。所以,台印雙方未來的產業合作模式可以是多元的、雙向的,而非只是台商赴當地投資。
綜合台商對於印度經貿投資的經驗,投資印度的主要進入障礙包括:缺乏投資訊息、對印度的地理不熟、緩慢的政府效率。另外,從台商投資印度的失敗因素來看,對當地法令規章的陌生、雙方商業習慣與交易文化的差異、印度市場未臻成熟與多元化、印度政府的效率遲緩等因素,都會左右台商投資印度的成敗。
綜合上述,我們建議政府可以從下列幾方面協助業者開拓印度市場與發展雙邊關係。
第一、 政府應有系統地建立印度及台印經貿關係相關資訊,並透過研究單位建立相關的研究能量,以及突破雙邊交流的資訊瓶頸。尤其像印度等新興市場仍有其潛在的投資與匯兌風險,因此,相關的研究應包括預警機制。
第二、 政府可推動中印雙方各個層級(政府、產業協會、民間機構等)的定期交流與互訪,以建立雙方持續互動的動能。
第三、 拓展印度內需市場為台商揮軍印度的重要策略之一,但是印度市場仍然存在相當多的進入障礙。因此,政府應透過雙邊與多邊(WTO)的諮商與談判,促使印度政府能夠進一步降低貿易障礙。
第四、 廠商要利用印度的軟體與研發優勢,可能會相當仰賴資訊通訊網路作為溝通整合的平台,因此政府可鼓勵與協助廠商將產業電子化平台逐步將印度包含在內。
第五、 中印雙方的互利發展可能會牽涉到印度的軟體與服務業者來台設點問題,就此政府的對印策略應包括招商與協助來台投資等措施。
第六、 協助規劃成立印度台商專區。印度境內市場區隔明顯,各邦民情不同,因此若台商能集中於某一區域進行貿易或投資,在管理上以及投資者安全的因素較易管哩,亦或是以產業的區分,劃分出不同的聚落(cluster),以利產業內各公司的合作以及產業上的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