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台經中心首頁 至台經中心英文頁面 至中央大學首頁
 
可使您更快找到您要的資訊
細說台經中心
連結至「國家圖書館」的全國碩博士論文
可同時查詢台經中心的所有資料庫
要上傳您的大作請由此入
此為台經中心研究小組所發表的社論專欄
要租借場地嗎?看這裡
國鼎館地下停車場開放申請
你還不是會員嗎?快來加入我們
相關網站連結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指教
這裡是管理者專用的唷!!


文摘庫NO.:IEA-2006-0129 Jel代碼:
重新檢視製造業與服務業的定位與策略
原文作者 趙文衡
 
原文刊載處 台灣經濟研究月刊,2005年6月(自第14到第22頁) 刊載時間 2005-6-
摘錄者 王銘正 單位 中央大學經濟系
關鍵詞 製造業、服務業、產業定位、產業發展策略
原文語文別 中文
備注
文摘內容
近來,由於服務業產出的比重逐漸升高,甚至達到68%GDP的水準,有愈來愈多的人認為,台灣發展服務業的前景一片大好,服務業將是台灣未來經濟發展希望之所寄,故而台灣的產業應轉型為服務業為主。雖然這些看法十分普遍,但多數只是憑藉服務業之高比重一項事實所做的推斷,並未對近來服務業的發展作一整體的探討。本文的目的即是要彌補此一不足,以全方位的角度,對台灣服務業的發展作一研究,並重新檢視製造業與服務業在台灣經濟發展的定位與策略。
William Baumol 認為由於服務業屬於勞力密集的產業,勞工是服務業最重要的生產因素,運用資本投入來提升每人的產出並不容易,也無法享有規模經濟的利益,因而服務業生產力的增加十分緩慢。由於無法以規模經濟來降低成本,服務產品價格相對其他產業將逐漸的上升,就業人口亦逐漸往服務業流動,最後將出現服務業吸收絕大部分人力資源的情形。由於服務業生產力增加不易,在大部分人力資源往服務業移動時,全體經濟的每人產出勢必會下滑,最後導致經濟成長停滯。這就是有名的「Baumol定理」或稱「Cost Disease定理」。Baumol定理受到最大的批評為,它並不能適用於所有的服務業,有些服務業,例如運輸業或電信業,亦需要大量的資本投入,也有規模報酬遞增的現象。另有些服務業,例如生產性服務業,可運用技術升級來提高生產力。此外,目前服務業皆廣泛的運用資訊科技來增加效率與生產力。
關於Baumol定理的最重要假設-服務業生產力成長緩慢,是否在台灣發生?如果發生,服務業的高比重將使台灣經濟成長減緩甚至停滯。基本上,服務業生產力成長緩慢的假設在1993年以前是不成立的。1993年以前,服務業勞動生產力成長相當快速,甚至高於製造業。但在1993年以後,服務業的勞動生產力成長率開始持續下滑,至2003年竟降至2.41%的低點。製造業雖自1995年起亦呈下滑的趨勢,但幅度較小,且自2002年已逐漸回升。由1991至2003年,製造業的平均成長率為5.2%,服務業為4.2%。如果此一趨勢持續下去,而服務業在GDP的比例仍維持高檔,則台灣很可能會出現成長停滯的情形。
服務業勞動生產力成長減緩的現象並無法以資本投入(自動化)的方式來改善。服務業本質上即是勞力密集的產業,資本密集度不高。自1991年到2001年,製造業的資本密集度平均年增8.8%,而服務業只有3.2%。以企業資本生產力來看,製造業每元資產的產出高於服務業甚多,表示服務業的確不適合以資本投入的方式來增加生產。
另外一個可以改善生產力的方式是透過技術進步與效率。服務業的總要素生產力的成長近來雖有減緩的趨勢(由1991的3.9%降至2001年的1.1%),但仍比製造業高。顯示相對製造業而言,儘管服務業不需太高的技術層次,但是仍可由改善服務流程、公司管哩,以及服務效率來提升生產力。需注意的是,雖然服務業在總要素生產力的成長高於製造業,但是若與勞動生產力相較,成長率還是偏低。
由上面的討論可知,服務業的生產力近來一直呈現下滑的趨勢,如果趨勢持續,服務業的未來展望並不樂觀。由需求面來看,是否服務業可以藉由需求增加,而重新獲得高成長的機會?在國民所得無法獲得大幅提升的假設下,要有效增加服務業的需求,需開拓國外市場。然而,不論任何國家,服務業出口都有先天上的限制。一般而言,在服務業中,只有20%的產品是可以貿易的。在此限制下,各國服務業出口的份額皆遠低於其在GDP所占的份額。以美國為例,美國的服務業產值占GDP的75.27%,卻只佔出口的28.36%。以各國服務業比例長久以來均相當穩定,並無大幅上升的情形看來,台灣服務業出口要大幅成長恐怕不容易。比較不同的是,台灣的服務業出口有廣大的全球華人市場作為後盾,而且此一市場需求正在擴大中。
由上面的討論可知,以整體來看,服務業與製造業都是面臨成長減緩的產業,而非一個充滿希望,另一個面臨絕望。反而近五年來的成長率,製造業有回升的狀況,甚至業已高過服務業。
由以往的台灣發展經驗來看,政府並未協助服務業,但是服務業還是自然發展,而且速度相當快。這是因為在台灣,所得是影響服務業發展的重要因素,所得快速增加,服務業自然也跟著快速成長。因此對多數的服務業而言,它的成長是被動或外生的,主要是由於所得帶動,如果所得不能增加,則需擴張國內消費或出口,但擴張國內消費只能用於一時,並不能長久運用。既然多數服務業成長是被動的,需依賴所得增加後才能獲得成長,那麼欲促進這些服務業成長,則需先促進這些經濟體其他部門的發展,使所得增加後,這些服務業自然會跟著成長。如此說來,促進其他產業成長的策略,就是促進這些服務業成長的策略,當然所謂其他產業主要是指製造業。
此外,由以往的歷史經驗可以看出,政府法規鬆綁對服務業的成長助益頗大,像銀行業、保險業、證券業、國內航空業等,都是由於政府的法規鬆綁而經歷大幅成長。
上述消極性策略適用於受所得效果影響較大的服務業。儘管多數服務業都受到所得效果頗大的影響,但是還是有一些所受的影響較小,這些服務業則可採用積極性策略,也是政府策略的主要目標所在。所謂積極性的策略在服務業與製造業也有所不同。製造業的技術門檻較高,在許多製造業中,政府需協助其跨過技術門檻,而對服務業而言,多數服務業技術門檻均不高,政府不需要在技術上有所協助,對這些服務業政府可以著力的地方,主要則為教育訓練、改善管理流程、加強與相關製造業合作等。
至於哪些服務業是屬於受所得效果影響較小的產業?籠統的講即是所謂的「生產性服務業」。如果對於這些服務業都採用積極性協助,所花費成本將過高,效益亦將有限。故而,我們需在一般定義的生產性服務業中,再選取少數的策略性產業。
至於如何選取?第一個選取標準是該服務業必須會產生很大的外部效果,能對整體經濟發展有所助益。筆者認為,這方面的服務業應以與製造業相關的研發服務業與技術服務業為首選。
第二個標準是,該項產業生產效率持續提升,表示該產業的競爭力在上升中,且未來仍有成長空間。不論以勞動生產力或總要素生產力來看,運輸倉儲及通信業皆有良好的表現。然而此業涵蓋亦太廣,可進一步在其各項細業中,找出最具潛力的產業。
第三個標準為具有出口潛力的服務業。由於服務業可出口的產品有限,且一般而言,台灣服務業的國際競爭力均不強,故限制較多,不確定性較大,僅可以嘗試的方式來從事。在這方面,筆者建議可以選取在全球華人市場需求增加且台灣具有競爭力的服務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