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台經中心首頁 至台經中心英文頁面 至中央大學首頁
 
可使您更快找到您要的資訊
細說台經中心
連結至「國家圖書館」的全國碩博士論文
可同時查詢台經中心的所有資料庫
要上傳您的大作請由此入
此為台經中心研究小組所發表的社論專欄
要租借場地嗎?看這裡
國鼎館地下停車場開放申請
你還不是會員嗎?快來加入我們
相關網站連結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指教
這裡是管理者專用的唷!!


文摘庫NO.:IEA-2006-0131 Jel代碼:
增加博士候選人的經驗:一個實證的方法
Improving the Postdoctoral Experience: An Empirical Approach
原文作者 Davis  Geoff
原文刊載處 Working paper of The Scientific Research Society(自第0到第0頁) 刊載時間 2006-2-1
摘錄者 簡文政 單位
關鍵詞 postdocs、experience、productivity、fellowship
原文語文別 英文
備注
文摘內容
年方三十三歲,正在史丹佛大學進行博士後研究的瓊斯,決定放棄他進行到一半的前列腺癌的學術研究,考慮投效高薪的顧問業,或是乾脆自行創業。過去一直專心於學術發展的瓊斯表示,對於爭取經費越來越困難的狀況非常厭倦,更直指「整個學術研究的環境真是遭透了!」瓊斯的情況並非特例,全美約有一萬七千名生化科系博士後研究(Postdocs),他們由於取得經費困難,近年來紛紛離開研究領域。這群年紀尚輕的學術精英,最大的夢想就是進入大學傳道授業,並且擁有自己的實驗室、充足的研究經費、進而取得終身教授職。對於這群學術界的新秀,聯邦政府是最主要的經費來源。在生化領域來說,大部分的經費就是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申請獲得。不過近年來,從NIH申請經費越形困難,瓊斯的指導教授布魯克就坦承,他本身就面臨經費不足的問題,也擔心實驗計畫難以維持。這些問題是來自於紐約時報的報導,也正是我們本篇文摘的重心---介紹博士後研究學者的相關文章.
博士後研究者的職位是讓一位剛畢業的博士晉身獨立研究者所必須經歷的短期見習工作.約一個世紀 之前的博士後研究者,他們很少有這樣子的機會來歷練他們的經驗.然而,直到最近博士後研究學者才變得比較普遍.在2003年,有46,807個博士後研究者受僱在學術機構,而約有11,000-12,000人在其他相關部門 (主要是在政府實驗室和業界).博士後研究者在實驗室常扮演重要角色,而且在研究科學的新發現方面更是舉足輕重.Vogel (1999)的研究發現,在Science期刊中有43%的第一作者是他們.
近期博士後研究者的地位成長比原先預計成長的速度下滑,主要是經濟和政治因素造成.研究生在1980年代晚期大量增加導致國家科學基金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SF)的開銷迅速增加.國家健康機構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在1990年代後半預算倍數成長,吸引了前蘇聯、東歐和中國大陸到美國的留學生而大量地增加了博士後研究者的供給.在此同時,大學教職的成長卻是相當緩慢.
許多科學的和學術的領導者已開始高度關切博士後研究者供給單向擴張的效應.第一件必須做的便是關心勞動市場結構的改變.在許多領域 (特別是在生活科學, life sciences), 博士後研究者須將自己由單一的研究層次提升至可執教鞭為人師表,這必須要一段時間的訓練來達成.而在一份2005年國家研究委員會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的報告指出:近一世代的博士們在他們未滿40歲之前是無法完全獨立研究的.以年資來追蹤教職有相當大的困難,且這會造成許多博士後研究者耗盡心力卻只為等待一個學術教職.獲得教職的機率遞減引發博士後研究者間更激烈的競爭.另外,由於各大學現在可以針對開發較落後的國家拉來優秀的博士後研究人才,更導致博士後研究人才的供給不減反增.
第二重要的便是相關的管理問題.許多研究機構已經有系統地減緩對博士後研究者的需求.南加大校長兼美國大學聯盟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sity, AAU)博士後研究教育委員會會長宣稱:「現今的博士後研究者的教育幾乎與1890年代博士生的教育相同,這是非常特別的現象.」在許多研究機構, 博士後研究學者並不屬於學生,也不屬於老師.因此也得不到兩邊的福利或是保障.博士後研究學者指在某些方面受到微薄的補助,只有退休保障的完善是例外.這些人也偶而擔任一些非酬傭性質的工作,他們沒有工作的監督,亦沒有特定的任期.解決這些令人不滿的方法通常很難,且校園生涯規劃的服務常是專為大學生設立的,偶而會針對研究生,但只有極少數是給博士後研究者的.
教育界的領導者們、基金代理人與博士後研究者都同意改進博士後研究者的工作環境,且已經提倡五個標準方案來僱用與資助這些人,方案條列如下:
1. 給予在大學中的研究員職位: 大部分的博士後研究者應該各別給予資助,直到該研究員程為資深教師的一員為止.
2. 薪資方案: 博士後研究者應該增加其薪資,以解除其經濟上的困擾而專心研究.
3. 福利方案: 博士後研究者應享有基本福利,特別是健康與退休福利.
4. 專業培育方案: 博士後研究者的雇主應提供不同領域的專業培訓計畫.
5. 結構性照管 (Structured Oversight): 僱用機構應擬定特定培育政策因應博士後研究者的任用,並且鼓勵這些培育計畫的複審修訂等等.
作者利用大規模的普查資料 來驗證博士後研究員間經驗與生產力關係的假說.利用五個照護博士後研究者的方案,發現結構性照管與專業培育方案與生產力呈現正相關.除此之外,還發現在一開始進入研究機構時便著手研究的博士後研究者比起其他高出23%的生產力,可見態度的積極與計畫的預備對於學術的生產利影響頗大.另外,在非學術環境的教學工作經驗與計畫寫作、管理的訓練也與生產歷程正向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