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台經中心首頁 至台經中心英文頁面 至中央大學首頁
 
可使您更快找到您要的資訊
細說台經中心
連結至「國家圖書館」的全國碩博士論文
可同時查詢台經中心的所有資料庫
要上傳您的大作請由此入
此為台經中心研究小組所發表的社論專欄
要租借場地嗎?看這裡
國鼎館地下停車場開放申請
你還不是會員嗎?快來加入我們
相關網站連結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指教
這裡是管理者專用的唷!!


文摘庫NO.:IEA-2007-0136 Jel代碼:J3
專上教育與增加的工資不均
Post-Secondary Education and Increasing Wage Inequality
原文作者 Lemieux T.
 
原文刊載處 NBER Working Paper 12077(自第0到第0頁) 刊載時間 2006--
摘錄者 簡文政
Wen-Jhan Jane
單位
關鍵詞
原文語文別 中文
備注
文摘內容
在一九九零年代初期,文獻中一致寫道八零年代的工資不均大幅增加。在簡單的人力資本模型中,工資不均可以隨著教育或經驗的報酬增加而增加,或者隨著其殘差項或團體內部不均度增加而增加。以Chinhui et al. (1993)的研究為例,顯示在他們所有用來衡量工資不均度的指標中,工資不均度均隨著時間而成長。其中的原因他們歸諸於所有面向的技術 (教育、經驗和無法觀察的能力等等)相對於其需求普遍的增加。另外有一些研究更進一步主張技術偏向科技成長 (Skill biased technological change, SBTC)是使得對技術相對需求增加的主要動力 (eg. Alan B. Krueger, 1993, and Eli Berman, John Bound and Zvi Griliches, 1994)。
也有實證證據顯示工資不均度的成長是薪資結構頂端的集中度增加所致。相關的文獻有Jacob Mincer (1998)與Olivier Deschĕnes (2002)。他們指出工資是受教育年數的凸 (convex)遞增函數。也就是說,工資在研究所畢業生與大學畢業生的差距比在大學畢業生與高中畢業生的差距要來得大,而大學畢業生與高中畢業的薪資差距又比高中畢業與高中的輟學生要大。若以更廣的角度來看課稅所得的分配,Thomas Piketty and Emmanuel Saez (2002)也發現相對工資在薪資頂端的分配是不成比例地集中,且其不均度殘差項 (residual wage inequality)的改變也出現集中的現象。這類的文獻還有Lemieux (2006a),他指出團體內不均度在受大學教育的工作者這個層級大量成長,但在其他團體則變動很少。另一篇相關的發現是David Autor, Lawrence Katz and Melissa Kearney (2005)。他們發現薪資上層的不均度殘差是呈現增加的,而薪資下層的則是出現減少的。
上述這些發現明顯地與標準人力資本模型不一致。標準人力資本模型取決於不同技術與這些技術在不同時期的成長。在本篇文章中,作者主要的方程式乃是為了找尋一個替代方法,而這個替代方法仍能有效描繪出近三十年來工資結構的改變。他提出這個確實可以描述工資不均與工資結構的改變之簡單方法,就像Mincer (1998)與Deschĕnes (2002),作者也發現專上教育的報酬大幅度增加,而較低的教育水準之報酬則維持不變的結果。資料來源是由現今人口普查 (Current Popolation Survey, CPS),基於分析時薪為目標。再利用分量回歸的方法,作者得到專上教育的投資報酬是增加的,且在較高的分量亦是如此 (如90th分量)。而較低分量 (如10th分量)的專上教育投資報酬率也有所增加,但增加的幅度亞於較高的分量。在這兩個分量以外其它的報酬率而言,工資結構在這三十年之間維持相當穩定的狀態。以經驗-收入數據表格而言,不同的平均值與不同的分量自一九七零年代開始便維持不變。
本篇論文呈現的證據是由分量回歸與比較結構式的估計方法 (more "structure" estimates),再加上具異質性報酬的人力資本模型而得來的。其結果顯示在1973-2005年間所增加的工資不均,大部份是由專上教育的報酬巨幅增加所致。具異質性的模型同時也對於解釋為什麼在接受高教育工作者間相對工資與團隊內薪資不均隨著時間先後增加有所幫助。作者採取利用異質性報酬的標準人力資本模型在經驗與教育上做一個簡單的解釋。就如同在教育報酬知名的文獻一般 (eg. Gary S. Becker,1967; David Card, 2001): 「教育的報酬」不是以同質的方法描述,而是一個橫跨異質個體的報酬分析。如此的模型隱含所有分量的教育報酬是相互連結的,一個經歷平均工資相對增加的團體 (如研究所畢業生)應該也會經歷該團體內部工資不均度的增加。利用變異成份法 (variance components approach)的模型可以得到下列的結論:專上教育報酬的增加解釋了過去三十年來工資不均的成長。如Lemieux (2006a)一文所述,大部份工資不均的改變是起因於合成效果 (composition effects)。而經驗、教育和無法觀察的特徵也只能解釋約10%的工資不均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