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台經中心首頁 至台經中心英文頁面 至中央大學首頁
 
可使您更快找到您要的資訊
細說台經中心
連結至「國家圖書館」的全國碩博士論文
可同時查詢台經中心的所有資料庫
要上傳您的大作請由此入
此為台經中心研究小組所發表的社論專欄
要租借場地嗎?看這裡
國鼎館地下停車場開放申請
你還不是會員嗎?快來加入我們
相關網站連結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指教
這裡是管理者專用的唷!!


文摘庫NO.:IEA-2005-0031 Jel代碼:
技術移轉、智慧財產權與國家經濟安全
原文作者 盧奕旬
 
原文刊載處 台灣經濟研究月刊 28:5(自第43到第48頁) 刊載時間 2005--
摘錄者 王銘正 單位 中央大學經濟系
關鍵詞 技術移轉、智慧財產權、國家經濟安全、聯想併購案、和艦科技案
原文語文別 中文
備注
文摘內容
全球化帶動的經濟轉型,智慧財產權相關議題應運而生,而眼見知識經濟大國,例如美國、日本,近年來均有效將智慧財產權靈活運用,除了落實為生財工具外,也同時作為與他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靈活工具。至此,智財權不僅成為企業在微利時代下另外一項重要收入來源,也成為國家產業重要轉型與發展策略。然而,前一陣子中國聯想併購美國IBM個人電腦部門的事件,引起美國政府高度關切,讓單純商業併購行為,與國家經濟安全做了連結。無獨有偶,台灣聯電投資中國和艦科技的案件,也在國內引起技術移轉與國家安全如何有效管理的高度討論。究竟智慧財產權要如何與國家經濟安全取得平衡,尤其是技術移轉的部分,而現今各國又是如何處理相關問題?本文企圖略探究竟。
不管對美國企業或是日本企業來說,專利就是一個產品,專利授權就是一個產業,已變成企業獲利的方法之一。而對台灣廠商來說,雖然台灣的高科技產業以優異之製造、代工能力在世界市場占有一席之地,但歐美、日本之高科技產業,卻常常利用智慧財產權,來要求台灣高科技業者支付可觀之權利金,例如飛利浦收取CD-R專利權利金卅英特爾收取半導晶片專利權利金卅日本幾個大廠收取LCD-TFT製作技術專利權利金等,使得台灣電子產業廠商所支付的權利金超過20億以上,凡此種種,在在顯示,掌握新技術、新製程方法、專利技術、軟體技術、商標、品牌等無形資產之智慧財產權的已開發國家,就等於掌握獲利的契機!
目前台灣政府積極投入的生技產業,在發展過程中必將面臨類似電子資訊產業的專利問題,甚至會更為嚴重,因為生技產業對專利的依賴程度甚或比電子產業更深。因此,政府相關單位也應該未雨綢繆的,就生物科技產業的專利問題將以因應,或是輔導業者盡速申請專利,以及透過授權機制引入國外相關技術,才不會重蹈電子資訊產業的覆轍。
國際間大型併購案例子不勝枚舉,中國聯想在2004年底宣布以美金17.5億 (12.5億收購價,承括5億美元債務)收購美國IBM公司的個人電腦部門。
中國官方的中國科學院(CAS)擁有聯想三成的股權,引起美國政府和立法機關的嚴重關切,認為中國將有可能利用聯想在北卡羅來納州的個人電腦事業營運總部從事工業間諜活動。
2005年3月9日,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宣布完成國家安全事務審查,批准該項交易行為。而在此案確定判例之前,美國進出口銀行已經拒絕貸款給中國中芯半導體7億6,000萬元,添購應用器材(Applied Materials)的先進半導體生產工具。美國政府一連串積極介入的動作,卻值得我們思考:一向被認為是最尊重市場機制,踐行自由經濟的美國,如果對於個人電腦這種不算是很高級的技術移轉,尚且憂心其對國家經濟安全,對國內產業競爭力、完整性帶來之影響。這也表示,即便是美國這樣高度崇尚及尊重自由的國家,還是有國家安全的基本前提與原則去做出經濟管制規定。
而發生在今年2月中旬的聯電疑似投資中國和艦科技案(以下簡稱聯電案),則在國內引發了另一波技術移轉與國家經濟安全的討論。和艦案的確點出了兩個關鍵:(1)聯電有無涉及違法偷跑到中國投資?(2)聯電是否無償將專利權提供和艦使用,影響聯電股東權益。而後者,便是從智慧財產面出發之思考。如果兩家公司未來不是以合併為前提,則和艦大量使用原屬聯電的智慧財產,不僅是對聯電此家企業在市場及商業利益的損害,而科技業資金和技術外流所引發的,更是產業競爭力和國家經濟安全將受到波及!
此外,聯電案也帶動了台灣國內對於制定「科技保護法」的討論,力倡者認為,透過科技保護法的制定,可以避免產業界關鍵技術外流,但是也有反對聲浪指出,台灣的科技水準目前屬於中階階段,在國際間並非是不可替代,一旦立法限制過嚴,對於產業的國際競爭力不增反減,更影響廠商投入研發的誘因。而業者更是憂心的表示,如果該法案規範的不夠明確,將提供國際上的競爭對手,以此限制台商將技術移轉中國,最終將重創台商的競爭力。
美國對於國家經濟安全的立法早就行之有年,不僅是美國,近年來為防止技術外流至中國等國家,日本和南韓等先進國家,已紛紛加強監督海外企業收購的流程或立法對技術外移進行限制。如日本經產省在2004年3月底也公布兩項指導方針,其一是要求日本企業在市場潛力龐大的數位家電方面,不要輕易向海外轉讓核心技術,特別是電子元件和材料技術;其二是成立官民合作的技術轉讓審查委員會,對相關企業進行海外投資時的技術轉讓進行監督;而南韓也著眼於國內企業遭中國企業併購,導致企業技術外流的情況感到憂心,因此政府將制定防止高科技產業技術外流的法律,對開發防止技術外流的技術及軟體進行奧援,成立「技術外流糾紛協調委員會」。
當兩岸分工模式儼然因為全球化浪潮加以轉變之際,朝向知識經濟力求產業轉型,成為研發重鎮,便成台灣首要的努力目標。智慧財產權背後所代表的人力資源和研發核心技術,正是台灣在下一波競爭市場上享有不墜的最大利基。
對於任何國家來說,技術的輸出都必須受到某種程度的管制,是毋庸置疑的,因為技術的移轉,雖然是企業實力的一種展現,但是如果在移轉過程中,造成重要核心技術的外流,不僅造成企業的損失,更是為國家產業競爭力帶來隱憂。不管是美國、日本或是南韓,基本上都把智慧財產權當作國家資產來保護,對於涉及智財權的技術移轉之商業併購或投資,都採取相當謹慎的態度因應之,並不約而同地把中國視為主要的防範對象。對於與中國貿易更為密切,投資更為頻繁的台灣來說,上述各國的反應也恰可成為我們思考的重點。台灣的高科技產業保護措施上,有其時代背景與功能,而過去也在瓦聖納協定(Wassenaar Agreement),以及維護台灣在全球的科技產業市場前提下,禁止新興高科技廠商至部分國家與地區投資設廠,然而,面對全球化下的國際現勢變化,以及科技發展的日新月異,特別是面對兩岸經貿關係的日益緊密的現實面,台灣產業如何在確保技術優勢下,同時兼顧國家經濟安全,是政策制定者必須要進一步加以思考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