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台經中心首頁 至台經中心英文頁面 至中央大學首頁
 
可使您更快找到您要的資訊
細說台經中心
連結至「國家圖書館」的全國碩博士論文
可同時查詢台經中心的所有資料庫
要上傳您的大作請由此入
此為台經中心研究小組所發表的社論專欄
要租借場地嗎?看這裡
國鼎館地下停車場開放申請
你還不是會員嗎?快來加入我們
相關網站連結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指教
這裡是管理者專用的唷!!


文摘庫NO.:IEA-2005-0040 Jel代碼:
兩岸高科技競合
原文作者 陳毓婷
 
原文刊載處 中國時報,余紀忠先生紀念研討會論文摘要(自第0到第0頁) 刊載時間 2005-5-15
摘錄者 莊春發 單位 淡江大學產經系
關鍵詞 高科技競合、基礎研究、專業技術的商品化、價值鏈、製造中心
原文語文別 中文
備注
文摘內容
兩岸高科技發展除了競爭外,還存在互補的合作空間。台灣雖是全球資訊硬體重要供應商,但是台灣資訊硬體在大陸生產的比重達八五.一%,顯示兩岸科技產業互動密切,如果透過合作尋求互補空間,將有利於擴大發展。
清華大學科管院院長史欽泰與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技術經濟研究部部長郭勵弘,在余紀忠先生紀念研討會中,就兩岸高科技發展競合關係發表論文。
史欽泰指出,兩岸高科技發展應該是互補關係,競爭關係不大。二○○四年台灣資訊硬體的產值為六八四億美元(含海外生產),而國際主要資訊大廠對台灣資訊硬體採購金額超過五○○億美元,顯示台灣已成為全球資訊硬體的提供地區,且主要為資訊大廠進行代工生產。
另一方面,二○○四年台灣主要資訊硬體海外地區生產比重高達九一.七%,其中在中國大陸生產比重達八五.一%,而台商對中國大陸投資金額佔總對外投資金額的六七%,因此中國大陸產業發展與投資環境值得注意與深入了解。
對兩岸高科技發展的合作,郭勵弘認為,大陸高科技發展的障礙是經濟體制問題,而不是科學技術問題。就基礎研究來看,大陸較強。至於應用研究則是各有所長。但如果是實驗開發、商品化、產業化,則大陸就明顯較弱。「愈接近市場愈弱」說明了大陸高科技發展障礙的癥結點在經濟體制。
郭勵弘指出,兩岸高科技合作可透過三種方式。第一種合作方式,就是台商攜帶技術到大陸投資。這種方式為現在的主流,也已獲得實際的成果。 郭勵弘引用電機電子公會二○○四年發布的「大陸地區投資環境與風險評估」內容,並引述電機電子公會理事長許勝雄所言的「台商實際在大陸布局的情況已經出現北移現象,台商從最早的華南,轉往華東地區,目前已有再度北移到華北的跡象。」
第二種合作方式則是台灣從大陸引進人才,在大陸建研究中心。 郭勵弘指出,一九九九年台灣的學界、科技界、法律界人士曾經討論過引進大陸人才問題,至於要如何進行,目前還沒有具體結果。不過,如果人員交流的阻力太大的話,台灣的業界可以考慮到大陸去設研發中心。根據統計資料顯示,截至二○○四年八月,跨國公司在大陸設立研發中心已超過六○○家,累計投入研發金額約四○億美元。
至於第三種方式則是台灣的創投業界攜全球資本和台灣的管理,結合大陸技術、人才,在大陸實現整合,以培育出一批有良好增長前景的高科技企業。舉例來說,漢鼎台灣自一九九五年開始到大陸投資,到二○○二年累計投資二億美元。
郭勵弘指出,以創投方式進入大陸市場值得研究,但是目前最大的障礙為大陸的股票市場過於落後,導致創業投資退出。舉例來說,台灣是多層次的股票市場,包括:證交所、櫃檯買賣中心、興櫃、未上市盤商。但是大陸只有上海、深圳兩個市場,企業等於是沒有中學小學,就直接上大學,股票市場過於落後,導致創投退出。
肯定兩岸高科技合作的發展空間,工研院董事長林信義表示,兩岸發展各自存在長短處,如果可以截長補短,就可以使發展不受到阻礙。兩岸發展不論是科技還是農業,競爭是好事情,競爭可以驅動進步,合作可以擴大發展,合作的舞台遠大於競爭的空間。 不過,林信義也提醒,台灣拿到專利排名世界第十,顯示台灣的研發與專利夠,但是就技術的立場,台灣付出了四元的技術卻只收回一元,因此有必要強化專業技術的商品化。
東吳大學校長劉兆玄則表示,科技發展應該以技術貿易作為指標,而不是以專利多寡來統計。因為如果得到的專利總是賣不掉,但是商品使用的專利卻是必須花錢買,這樣專利的意義就不大。過去台灣的產業是廉價勞工,現在加入技術加工資本,推動了高科技產業發展。想了解台灣經濟奇蹟,只要從內湖上中山高到新竹就可了解。這七十公里表面上是連接內湖與新竹,但實際上卻連結了美國的數位產業及大陸的製造中心,目前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大陸高科技外銷是來自台灣。另外,發展成長的曲線與人力培養的曲線是平行的,雖然台灣缺乏豐厚的天然資源,不過台灣最好的資源就是「台灣人」。劉兆玄指出,兩岸的確需要尋求互補的合作空間,但也不要忽略競爭的重要性。競爭才能前進、求進步,不必擔心因為合作,導致很多優勢流失。
劉兆玄表示,希望台灣能夠更開放,因為,開放才能夠更有信心,而大陸也能夠更改革,改革才能展現謙虛。史欽泰則表示,兩岸科技產業發展時期雖有先後,不過,台灣從一九九○年代開始進行兩岸產業交流與分工,雙方皆因此獲得成長機會與成果。十多年後的今天,兩岸科技產業必須重新檢視競爭優勢再造,才能提升全球價值鏈地位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