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台經中心首頁 至台經中心英文頁面 至中央大學首頁
 
可使您更快找到您要的資訊
細說台經中心
連結至「國家圖書館」的全國碩博士論文
可同時查詢台經中心的所有資料庫
要上傳您的大作請由此入
此為台經中心研究小組所發表的社論專欄
要租借場地嗎?看這裡
國鼎館地下停車場開放申請
你還不是會員嗎?快來加入我們
相關網站連結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指教
這裡是管理者專用的唷!!


文摘庫NO.:IENA-2006-2705 Jel代碼:
盯住石油美元
The petrodollar peg
原文作者 經濟學人
 
原文刊載處 經濟學人(自第0到第0頁) 刊載時間 2006-12-07
摘錄者 鍾曉君
CHUNG , HSAIO-CHUN
單位 中央大學產業經濟研究所
關鍵詞 固定匯率制、浮動匯率、貨幣組合
原文語文別 英文
備注
文摘內容
海灣地區的固定匯率制和緩慢升值的人民幣,美國更應擔憂的是前者。

美國的政治家和商界人士將中國被低估的匯率和該國巨大的經常帳戶盈餘視為美國巨大貿易赤字的主要原因。因此,由美國財長Henry Paulson帶領的一個頗具影響力的代表團下周將飛赴北京。此舉意圖說服中國政府採取一些措施減少它的盈餘。但是,從全球來看,美國貿易赤字最大的對應部分就是那些新興的石油出口國的總盈餘。中東的石油出口國,他們的盈餘已飆升到今年的預計2800億美元。顯然這高於中國1600億美元盈餘的增長。然而為什麼這些國家得到關注卻比中國少呢?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於這些盈餘中只有一部分成為需要對外公佈的官方儲備。他們中的絕大部分都被儲存在政府的石油穩定基金或者投資基金中,比如Abu Dhabi Investment Authority。

一個很大的區別就在於中國現在正允許人民幣對美元升值。與此形成對比的是,Gulf Co-operation Council 或者GCC中的六名成員國,儘管他們的總盈餘實際上已經占到中東盈餘的幾乎全部,仍然將他們的貨幣牢牢釘住美元。這部分是在為GCC在2010年前採用單一貨幣這一計畫做準備。但是,一個奇怪的結果出現了。隨著過去四年油價的大幅上漲,他們的實際貿易加權匯率已經下降。海灣經濟體目前的平均經常帳戶盈餘占到他們GDP的30%,而中國的盈餘則只占到GDP的8%,顯然前者比後者大得多。這些石油出口國不可能一夜之間就將這些意外之財花得一乾二淨。而且對他們而言,明智之舉是在油價上漲時保持盈餘,這樣在油價下降時就有足夠的預備金。如果這些海灣國家放棄它們的盯住美元制,轉而盯住某種貨幣組合,這對他們甚至整個世界而言都是最佳選擇。更加靈活的匯率機制將使他們重新獲得貨幣政策的控制權,從而他們可以採取自主的貨幣政策對他們過熱的經濟進行降溫。而將他們的匯率盯住美元,他們已經不得不被動的接受美國的貨幣政策,這使得這些快速發展的國家的實際利率非常低。貸款增長的太快,通脹也在上升,資產的價格。

根據官方資料,在UAE物價以每年7%的速度上升,但非官方人士則將其估計在15%。美元對其他主要貨幣的下滑已經將進口物品的價格提高。目前GCC只有10%的進口來自美國,因而,從貿易加權的角度來看,盯住美元制已無甚意義。理論上,更高的油價應該意味著石油出口國的真實匯率水準的上升。而且這種上升如果是通過名義匯率的上升而非更高的通脹來表現出來會更好。反對允許匯率上升的人士的主要理由是這會傷害到這些經濟體中非石油部門,而這些部門正是這些國家經濟需要轉向的部門。Brad Setser是研究公司Roubini Global Economics的一位經濟學家。他認為海灣國家的盯住美元制也阻礙了世界經濟的一些必要的失衡回調行為。他們的貿易加權貨幣最近的貶值已經提高了外國商品的價格,因而這可能是導致他們進口的增長與出口的增長相關性一直以來特別低的一個原因。而美元下跌會將他們的貨幣也拖下來,進一步的還將導致外部不平衡的加劇。

一個完全浮動的匯率機制可能也會導致過多的不穩定,但適當增加一些靈活性將對石油出口國適應油價波動提供幫助。在貿易加權的貨幣組合中,歐元占的權重很大,這將對穩定GCC國家的真實匯率提供幫助,還可以保護他們的競爭力。一些經濟學家提出建議表示石油出口國應該將他們的貨幣在某種程度上和油價聯繫起來。這樣,當油價上漲的時候貨幣也在升值,當油價下降時則相反。這將有助於增強這些國家的外部購買力,因而在油價上漲時也會提高他們的進口。這也會有助於減少當地石油收入的貨幣價值的波動,進而減少政府收入的波動,從而對在不好的時候避免巨額的赤字以及在好的時候避免過多的盈餘有所幫助。

石油出口國對他們盯住美元的解釋是因為是石油以美元標價的而且他們想避免匯率風險。但是匯率的穩定並不能保證經濟的穩定。恰恰相反, 一個更具靈活性的貨幣機制將使這些國家更為從容的應對這些油價衝擊。然而,全球失衡回調的主要措施還是美國人要儲蓄更多,而對於那些盈餘國家,包括石油出口國和中國,要消費更多。但石油出口國貨幣的升值在增加消費上可能會起到部分作用。